基本案情

对此争议点,一审法院经查明相关事实,认为从该《装饰工程委托协议书》内容上看,双方当事人缺乏对相关装修条款的明确约定,没有约定各类装修对应的单价、面积、材料、品牌等,虽然约定了装修价款的总额,却没有关于金额如何构成的约定,有异于日常的装修合同;此外,虽然该《装饰工程委托协议书》形式上为委托装修合同关系,但从合同中关于小区统一装修方案条款,延期交房违约条款,生效、终止及解除情形条款等内容来看,该合同实质是对案涉房屋关于装修装饰方面的补充约定;结合当时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,可以认定该《装饰工程委托协议书》实际为上述《广州市商品房买卖合同(预售)》的组成部分,案涉房屋的总价款应由《装饰工程委托协议书》约定的装修款和《广州市商品房买卖合同(预售)》约定的购房款共同构成,因此逾期办证违约金应以上述购房款和装修款总和为基数。

律师分析

近几年房地产行业乱象重重,由于涉及国家经济发展以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,政府也针对房地产开发企业的各种销售策略制定各种监管政策,包括对房地产行业的各类限价限售等等,本案中的装修合同问题在武汉市同样的存在,案件最终判决给我们敲响警钟,即购房人是在开发商处购房,与购房相关的法律文件或与之相关的法律事实,即使不与开发商建立,最终都可能会穿透至购房人与开发商,建议房地产开发企业,在制定销售策略时,还需提前预见法律风险,在评估风险承担能力后,再行做出最终的决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