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笔下,有一家杂货店被赋予了心灵港湾的位置,对生活迷茫的客人都可以寄望于这家杂货店,这家杂货店叫解忧杂货店。

这种旧物收集的杂货店这个理念是从日本兴起,日本人对于杂货的热情,或许可以总结为热衷于收集的成就感,对于装饰的追求以及迷恋手工制品的纯粹

随着超市、便利店的普及,杂货的定位从以前单纯的日用品,逐渐转向了今天的更具有装饰意义的生活用品。

“随性随缘的惜物生活”

在武汉,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和来这里的游客都会知道,黎黄陂路是一条文艺的咖啡街,但却很少人知道周边的里弄中同样深藏着很多神秘的小店,咕咕杂货铺就是其中之一

咕咕杂货铺的主创人叫咕咕,几年前在同兴里租下了一间不足15平米的小房子,店里摆放着许多陈列品,有手作、古物旧物、国内外不同城市之物、改造物和文创物等等,还有很多咕咕自己有趣的想法创意陈列,这里还会有饮品,每一个都有着有趣的名字。

杂货铺看上去的第一眼可能是杂乱无章的,但咕咕认为不需要摆的规矩整齐,因为不想看上去是一个正经严肃的店,而是希望客人能在逛的时候能够发现惊喜,自己去探索,这里也不会有物品标价,也不想让这里的东西变成商品

在墙上挂着一张咕咕自己写的逛店攻略上写道“早上开店是奇迹,下午开店是难得,深夜开店是常态。”咕咕其实主业是一位媒体编辑者,这家杂货店是她的副业,因为兴趣而开。刚开始店里没有限定的营业时间,开店时间都是咕咕自己随性,所以才有了这条说明。

咕咕告诉我们,在今年毕业季的时候,有一个女生被朋友推荐后来到杂货铺,是想准备离开武汉之前来一次,来到店里却发现并没有开门,因为那天咕咕人在外地。这个女生得知后,却一个人趴在窗户看着杂货里面整整一个下午,自从那次起才有了营业时间。

尽管现在有营业时间了,但是很多时候咕咕还是会营业到凌晨3、4点,有时候是整理东西,有时候是因为跟朋友一起聊天到很晚。咕咕觉得一般晚上营业的大多数都是酒吧,人声嘈杂,很喜欢看着周围的店都熄灯后,这里还会亮着灯火。深夜的时候大家都关门休息,逛完想逛的地方后意犹未尽,而找到这样一家小店。

来到咕咕杂货铺的人大多数都是因为迷路或者是被朋友带着过来的,没有刻意的宣传,所有的相遇都是靠缘分。甚至连家人和朋友也没有告诉一声,自己的朋友也是因为被别人推荐带到这里才会发现“哎,原来你还有这样一家店”,咕咕认为这是最好的惊喜。

“一家可以逛几天几夜的杂货铺”

这里是咕咕的小王国,所有东西都是有生命的,尽管它们没有与我们想通的语言。这里的每一件物品,她都可以说出它的故事,每一样东西要不就是本身具有很大的故事价值,要不就是把它拿到杂货铺寄售的主人很有故事,也可能是来买这样东西的人很有故事。

如果想了解店里的全部故事,需要在这里呆上几天几夜,你总能在某个角落里面有新的发现。曾经有两个从杭州来武汉旅游的女生,住在杂货铺附近,下午正要出门去游玩景点,手里提着垃圾袋路过杂货铺就进来了,咕咕跟她们讲杂货铺的事情,一直聊到了晚上8点,垃圾袋还一直拿到手上。

尽管现在越来越多人知道杂货铺的存在,走货量也越来越大,但是咕咕还是不想把杂货铺当作主业去经营,因为这里就是自己的小天地,在外面如果遇到委屈不顺,在这里整理喜欢的小玩意的时候就会整个人放松下来。

会有客人对某一样东西特别执着。有一个女生第一次来的时候特别喜欢一个小木钥匙盒,但当时并没有出售,因为这一个东西是咕咕自己收藏品。

但还是坚持不懈跑了无数趟,到了自己结婚拍婚纱照的时候,带着自己的爱人一起到杂货铺里,手里拿着这个钥匙盒合照。直到现在这个钥匙盒还放在杂货铺里没有出售,咕咕只跟这个女生说“其实这样东西迟早是你的。”

就好像我们都知道的小道理,不要把喜欢的歌曲变成闹钟铃声,因为有一天你就会因此而烦厌,杂货铺也是如此。

在这里能把外面世界烦杂的事情放下,当一个人花越多的精力,就会想要更多的回报,不想让杂货铺变质,不想让这里变成束缚自己的空间

在兰陵路上的一座百年老宅里也藏着一家店,叫兰陵百货,兰陵百货是一家集Vintage古着与旧物杂货的“百货”商店,这里是由咕咕杂货铺和ID VINTAGE一起合作开的集合店。

“她像是从老画报里跳出的酷女孩”

古着,英文:old clothes/secondhand clothing,是在时光流逝中仍保持经典和原来的品质的物件,不等同于普通二手衣的概念,是真正具有年代感的并且是现在已经不再生产的东西。这些服饰无论使用的布料、细节的剪裁甚至用途都是生产的时代的缩影和记录。

古着店部分的主创人叫戴戴,经常去往泰国、日本等多个国家,搜集各个年代的Vintage,在人生的小时光里,她也因此认识了很多喜爱Vintage的好朋友。

在2011年的时候,戴戴还是一位幼师,无意中在逛街的时候逛到了一家古着店,买了一件毛衣,这件毛衣穿了6年,之后就爱上了vintage。

这一场与古着的邂逅唤起了她对古着浓浓的喜爱,她果断地辞去了的幼儿园教师的工作,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古着店。

也因为以前从事教育行业,戴戴在经营这家古着店也受到了以前的职业影响,对顾客都是宾至如归。

木柜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饰品,戴戴说这些饰品大多是从国外淘回来的,手工制作的精美胸针、复古耳环、项链,每一款都别具异国风情。除了一些复古饰品外,桌椅上摆放的一只只娃娃也格外抢眼,娃娃也都是从国外海淘回来的,且大多是昭和的丘比娃娃。

戴戴不定期会去往各个国家,亲自挑选最喜欢的古着带回来,所以在这里,你可以看到不同年代甚至不同风格的经典服饰,找到专属于你的古着。

她发型、穿衣风格成为了她自己的标志,辨识度极高,能让所有人都知道走在大街上,这样的装扮一定是戴戴,或者模仿她的风格的人。

“淘到好东西就像发现宝物一样”

古着的意义有时候不在物件本身,而在于背后所包涵的意义,这里的每一件古着的背后都有一段弥足珍贵的历史。

像最近戴戴在清迈淘回来的三件衣服,是Mickey t恤,这三件都是1970s-1980s的Disney Vintage,并且在书上是有收录的。尽管价格较高,但是戴戴还是收归囊中,并且回国后想用画框裱装起来收藏。

当你淘到一样好东西的时候就会像发现宝物一样,觉得非常珍贵。

古着店里没有明确的风格限制,这里有原宿风、街头风,也有日式文艺风等等,戴戴觉得不想让店里固定一种风格,想让更多喜欢古着的人去了解和看到不一样风格的衣服和首饰。

没有对房子进行大改动,保留了武汉老宅的复古装饰,深色的窗户和具有年代感的脏玻璃依旧没有拆掉,戴戴很多朋友都建议她可以把店里装修得夸张一点,仿照日本古着店装修。

但是还是拒绝了,她想保留老宅的原有的感觉,与复古古着风格相结合,令店里有着不一样的风格感觉。当初店铺选址在兰陵路这一带,也是因为这里有老武汉的感觉,周围是八公房子、八七会议旧址和宋庆龄故居等历史文化保护景点,这里充满了老武汉的韵味。

置身于复古的杂货店和古着店,细细地去欣赏着每一件好物,这些物品经历了几十甚至上百年的时代变迁,依旧保留了精良的做工和质感,似乎在低诉着时光留下来的故事,这大概就是古着的魅力所在。

藏在老武汉的老式里弄以及建筑中,在这个文化底蕴极浓厚的城市中,这些灯火都在默默地亮起,似乎都在寻找她们的归宿。